服务项目:

  案例展示:
  最新信息:

  联系方式:

北京维小尼活动策划网

地址ADD:
北京市丰台区方庄桥东方庄大厦 邮编: 102200

电话TEL:010-57223032

手机MT:13120101212

传真FAX:
010-57223032

网址WEB:
http://weixiaoni.com


市场部E-mail:
441485050@qq.com

人事部E-mail:
448401016@qq.com

主页 > 行业新闻 > 平面媒体 > 考察性报道记者窘境 利诱暴力与公权利烦扰并存

考察性报道记者窘境 利诱暴力与公权利烦扰并存

中国青年报:搞调查性报道的记者常常遇到众多阻碍,请谈一谈实际工作中,有不来自资本的赎买?

丁补之:《财经》杂志有一点做得好,那就是采编完整分别。大家各司其职,相称于像西方三权分立,在轨制上减少了追求赎买的机遇。

这三件事件在网上后来引起了异常大的反应,也阐明一个情形,确实是我们的采访环境越来越艰巨,遇到的压力、挫折越来越大。

中国青年报:在调查性报道刊发以后,有没有受到法律上的麻烦?

中国青年报:哪些部门是应该保护记者的部门?

李建军:法律上宣扬部是应当保护记者的,公安部分应该掩护所有国民。记协是我们自己的家,我们交会费天经地义应该受到保护。但我更信任来自同行的保护。

孙春龙:《?望东方周刊》有好几起,但其实我们非常欢送通过这样一种司法渠道来解决问题,当初反倒不采取这种方法,找一些势力部门来压抑,这是最让人感到苦恼的事。

“更相信同行抱团取暖”

最重大的一次是我们的记者周范才,当时在广西荔浦采访征地的时候就被直接开拘传证带走。我和公安职员在电话里说:“不能把我们的记者带走,你不能没有任何的正当手续。”他当时很牛:“我立刻给你开一个。”直接拿出一个空缺的拘传证,写上记者的名字就带走了,当时我们没有任何措施。后来通过当地新华社分社的和谐,很快记者就保险了。

比拟著名的是伊春空难,由于记者去殡仪馆被带走,而后记者整体十分悲愤,打出条幅来“警察不能随意抓记者”。

如果抉择那样的话,你很可能会发财,但我是不敢要,重要过不了自己这一关。既然你要监视别人,你自己必须清洁。

孙春龙:从我们《?望东方周刊》整体的情况看,环境的确越来越艰难,仅仅去年一年,我们的记者就三次被公安人员或者带到派出所,或者拘传。

《财经》的做法是强调专业性,每期的稿件都要有学术参谋过目。我们还有专门的法律顾问,对一些敏感的、可能有诉讼危险的稿件也要过目评估。

“遭受过给我倒一捆捆的钱”

李建军:在做一些难度较大的报道,或者你的报道有可能伤害一个绝对较强盛的好处集团时,自己的精神确切高度缓和,走路不敢走旁边,因为畏惧车祸。那次在蒲县采访,吃饭时就看到多少个人拿着刀子在外面等你,然后你回宾馆他就尾跟着你。

自己的手机惧怕被定位,最可怕的时候,我本人租两三辆车,拿自己的手机放在前面的车里,探路看前面有什么状态,然后自己的车押后。其实也很多虑,然而这种损害一旦呈现就可能是致命的,必需时刻胆战心惊。

李建军:要说对调查性报道的盼望,目前为止只求一点,来自内部的拦阻少一点,就足够了。

中国青年报:记者去做调查性报道实在是一个职务行动,为什么最后许多跨省追捕或者进京抓记者,都变成了个人的事?

记者王破三在2010年两次被警察带走,一次在吉林采访水灾,另外一次在辽宁采访的时候,主要是政法委一个副书记,可能和他说了一些比较过激的话,然后把王的相机通过其余人抢走,是王立三自己报警的。

但是因为公权力的无孔不入,很轻易把记者找到,而且带到派出所,就说在24小时之内帮助调查,很多记者不必定能应答,另外对采访也造成烦扰。

孙春龙:我们可以发明2010年好多起事件当中,这种独特体已经悄悄构成,比方我们的记者周范才被拘传的时候,仅仅非常钟之后就传布到网上,已经有同行给当地公安局长、县委书记打电话。我感到最最少会给当地一个提示。

(本文来源:中国青年报 )

李建军:在山西,“红包记者”有很大空间。我遭遇过金额最多的一次,有人忽然到我宾馆,拿一个大帆布袋往桌上倒一捆捆的钱。我确定不要,但是有人会要,取舍卖掉自己的良心。我们2010年揭穿的“记者村”里,假记者岂但自己开煤矿,还能够维护黑煤矿。

李建军:有的,一个车一个月收1万多元的保护费,交警听说是记者的车,只在本子上记载一下,十次以下不罚款,但如果超过十五次就开端找记者“分赃”了。

李建军:记者老是在帮他人维权,但自己假如遭遇公权利伤害,反而比一般大众更无助。

我们的采访环境越来越艰苦

中国青年报:最后,请用一句话来总结,你们对搞调查性报道的记者面临的窘境以及解决道路的主意是什么?

丁补之:调查性报道自身是一个很孤单的工作,的确须要和同行一起抱团取暖,更多地相信同行的声援。

李建军:问题是中国像《财经》这样的媒体太少了,个别发育还不够充足的市场媒体良多时候硬不起来,受制于别人。

丁补之:我们尽量以专业主义来请求自己,我始终用一句话来启发自己:只有一颗悲悯而平和的中国的心,才干让我们做好中国的媒体。

孙春龙:媒体受限度是无比广泛的现状。《?望东方周刊》创刊时,抵抗过的最大引诱是1000万元,它的支撑起源是哪里呢?我想,对新闻的幻想主义是支持我们坚守的一个最大能源。包含《财经》,之所以能坚守,更多的不是因为有钱,而是因为一种职业精力。

孙春龙:让每个记者可能非常有尊严地生涯和工作,每个记者也都和我们公民一样。

中国青年报:《财经》是最器重通过法律渠道维权的,每期都有反侵权布告。

从金钱利诱,到畸形采访被干扰,甚至人身自在、人身安全受到要挟……从事调查性报道的记者本身面临怎么的生存困境?

中国青年报:咱们面对的除了事实的金元宝,是否有可能还会碰到实在的拳头跟匕首?

在近日举办的2010年度考察性消息报道研究会期间,《?望东方周刊》总编纂助理孙春龙、《财经》杂志市场与法治部主管丁补之、《成都商报》记者李建军,就相干话题在中青在线做了网络访谈。访谈由中国青年报法治社会新闻部副主任杨亮庆主持。

丁补之:是的。以前共事说过一句话,你在报道发出来之后,可能就是最平安的,因为发出来之前你在和看不见的敌人奋斗。

丁补之:2010年我们的记者也是因为采访征地的事件,深夜被带走。我跟记者提醒,去当地要自我保护,多带点现金,不必信誉卡,随时调换手机号码。

中国青年报:我据说山西的记者还押运运煤车?

孙春龙:因为如果对单位的话,他的威慑力可能浮现不出来,如果然的抓一次记者,当前可能会很诚实。

我有一次自己一个人调查遭遇危险,感觉孤独无援而胆怯,感觉自己被世界摈弃了,那会儿自己写了遗书,这个事情能做多久?但是后来同行敏捷而有力的支援,让我非常暖和,受到鼓励。

免责声明:《考察性报道记者窘境 利诱暴力与公权利烦扰并存》所涉及的任何资料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报导、图片、声音、录像、图表、广告、域名、软件、程序、版面设计、专栏目录与名称、内容分类标准)的版权均属北京维小尼活动策划网和资料提供者所有。未经北京维小尼活动策划网书面许可,任何人不得引用、复制、转载、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非法使用北京维小尼活动策划网的上述内容。对于有上述行为者,北京维小尼活动策划网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
(责任编辑:北京维小尼企业策划网)

北京维小尼活动策划网
如果您有任何需求或建议,请联系我们:(业务专线:131 2010 1212 张先生)
首页   |   关于我们   |   诚聘英才   |   版权声明   |   官方论坛   |   团队介绍   |   联系我们